2015 春夏概括第二節 – 浪漫論

10 月 27 日 2014

  • 縱然時裝編輯和買家都各自返回崗位,重新投入工作。然而,我們對一些在個多月前舉行的巴黎時裝表演英仍念念不忘。一場精彩的表演就好像一個激情又感性的吻一樣,當你還未意識之前就已經開始發生,然後在騰雲駕霧中完結。正如一切美好的事情,它總需要時間沉澱,讓又驚又喜的感覺繼續縈繞。讓我們一起回味巴黎時裝周最動人的時刻。

    Dries Van Noten—浪漫中的浪漫

    這一位時裝界的文藝復興大師因John Everett Millais的Ophelia而獲得啟發。這一幅前拉斐爾派之畫描繪在樹林中遊走的Ophelia。Van Noten從阿根廷藝術家Alexandra Kehayoglou訂製地氈,把畫中的情景體現於時裝天橋上。延綿不絕的地氈形成綠油油又立體的叢林,令天橋上穿上色彩繽紛的織錦、提花和條紋的模特兒變成巨人一樣。身上多款不同的圖案經透視的恤衫,多層次的雪紡裙和剛陽的外套搭配而融為一體。她們在柔和的燈光下,鳥月花香的佈置下遊走這片樹林,然後全部在表演尾聲懶洋洋地坐下和躺下。是一星期内最詩情畫意又拍案叫絕的傳媒拍照時間。

    Rick Owens—粗野的浪漫

    Owens 走出皮革的框框嘗試新領域—絹網。他想透過現代的設計手法用絹網進行實驗,於是從粗野派建築師Marcel Breuer 吸取靈感。經捲曲和壓接,粉色調(什麼?沒錯,另一全新設計元素)的絹網頓然變成粉紅、粉藍、蜜瓜綠和淡金的建築形態。表演配樂用上古典音樂,是波蘭作曲家Wojciech Kilar 的鋼琴協奏曲,為原本現代又脫俗的系列增添另一份色彩。

    Undercover—黑暗的浪漫

    巨型的櫻桃佈滿時裝天橋,其中一顆卻附有枯顱頭,難道這是一齣驚慄的童話故事?高橋盾(Jun Takahashi)透過兒童的想像力探討歷史。模特兒銳變成穿上圈環裙,初次參加社交的上樓社會年輕女子,穿上白色和綠色的短紗裙的牛奶場女工。縱使換上附有荷邊下擺的端裝裙子,身上都印著中古世紀名畫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的圖案。在表演的最後一幕,這些中古美人竟然換上一身黑衣,戴上不同形態的翅膀出場謝幕,黑天鵝的電影配樂徐徐響起,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

    Lucienne Leung-Davies 撰文
    Filep Motwary 提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