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ler 團隊暢談時裝、 名利及網絡世界

  • 期待已久的Mugler時裝表演終於來到, JOYCE.com有幸與首席執行官Joel Palix、創作總監Nicola Formichetti,以及他的繆思Rick Genest(即「殭屍男孩」Rico)在開騷前的下午暢談。

    訪問的前一天Formichetti於微博開設了個人帳戶,在數小時內,已經吸引了超過2,000位粉絲。


    「我們需要Lady Gaga向全世界高叫Mugler回來了。的確,各媒體表現得相當有興趣並鬧得熱烘烘。
    我們踏出了第一步,現在便要把焦點放回衣服上。」

    「實在是太驚人了!」欣喜若狂的Formichetti說。「我是半日本、半意大利人,我懂得某些漢字,很高興能夠與中國粉絲接觸。」

    更驚人的是,當設計師和同名品牌Thierry Mugler當紅大熱之時,大部分的微博用戶頂多是小嬰兒。於80年代末,Mugler以標誌式黃蜂腰輪廓和誇張墊膊而紅極一時,而他更把時裝和娛樂演藝融合,創造出前所未有的澎湃表演。

    當CEO Joel Palix決定要把品牌重新整頓,設計部的第一把交椅需要相當勇氣及能力的天才才能填補。

    「當我與Nicola會面,那一刻已覺得他正是適合人選。我們摒棄了品牌的名字,簡單直接地叫作Mugler。」他回憶著說。「Mulger從來都不是循規蹈矩的。我感到透過一般的聘請模式─以受培訓的時裝設計師來帶領品牌並不適合。Nicola是一位造形師,是Lady Gaga的造型師,他很了解演藝表演和時裝,我們一拍即合。」

    相反,Formichetti的第一個反應並不大樂觀。

    「當我被邀請接受這項職務我立即卻步,心上『不行!』。Thierry Mugler是我心中的神,我不能比我的英雄/偶像做得更出色!我跟Lady Gaga就此事談論,她說:『你瘋了嗎?絕對不能婉拒這個機會!我會與你共同進退。』於是我便答應了。」他解說。

    提起Lady Gaga,她是品牌能夠召集一大批支持者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尤其在社交媒體平台。當她為Mugler在巴黎的首個時裝騷的尾聲「貓行」,台上台下以及之後的報導一度狂熱。但利用當時得令的紅人的名氣來使一個過氣品牌起死回生是否明智呢?

    「我們需要Lady Gaga向全世界高叫Mugler回來了。的確,各媒體表現得相當有興趣並鬧得熱烘烘。我們踏出了第一步,現在便要把焦點放回衣服上。」Palix解釋。「男裝和女裝的設計師Romain Kremer 和Sébastien Peigné都是具天賦的年輕設計師。和Nicola一起,他們都對細節、布料和形狀等有相當研究。我對他們十分有信心,一定會以才華創出一番成就。」

    這個「夢幻組合」還有最後一為重要人物─「殭屍男孩」Rico。他醉心於刺青文化,由頭至腳也佈滿不同圖案的紋身。雖然因他臉上的紋身而很難確認他的表情,但很容易辨別出他其實是出奇的害羞和內斂。實在很難明白一個在蒙特婁的年輕露宿者,突然成為Gaga的造型師的靈感繆思。

    「實在是好極了。我可以週遊列國,以前從來沒有機會離開過加拿大。我希望可賺些錢和經驗,然後回家,幫助我的朋友與家人。」他以輕聲,溫柔地回答。

    未幾,一位賓客邀請他一起合照,他便乖乖地站起來,然後在鏡頭前變身,做出險惡的表情,「他很了不起,十分專業。」Formichetti插話,接著便透露他在互聯網上發掘Rico的過程。「網絡世界是十分偉大的發明,我可以尋找很多富趣味性的人物,不然,我便不可能有機會跟他們接觸了。」

    Formichetti全心全意地投入網絡世界,訪問接近尾聲之前,他已經在微博分享了5短消息。

    「能夠與人們直接聯繫實在是好極了。小時候,我是一位忠實的Michael Jackson粉絲,但我只能極其量寄信往某某郵箱。現在我可以展現自己,並能夠閱讀人們想告訴我的東西,沒有經刪減和剪輯。」

    「報章雜誌製造很多關於我的流言。他們說我憎厭肥胖和年老的人!當人們閱讀這些報導時,一定以為我是個無賴!所以,我認為在某程度上,網絡世界和互聯網是一道好的溝通橋樑,但當然不能太過為此而著迷。但這是邁向將來的方向。」Formichetti說。

    說到這裏,週遭有一大群重要顧客和來賓已經排隊準備要會見這位著名創作總監和造形師,所以我亦提議訪問亦應要在這裏完結。他環顧一周然後低聲說道:「可否繼續傾談?」

    很難相信一位以創造奇特、誇張和搶鏡的時裝創作人,是那麼的輕鬆自在,漫不經心,而且,還很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