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 ICONICS T恤企劃 – CHARLES JEFFREY

5 月 2 日 2018

JOYCE ICONICS與著名新秀設計師攜手合作,呈獻T恤文化企劃。

JOYCE ICONICS承接上季的Denim (牛仔布服) 及 "Le Smoking套裝禮服"兩個企劃,今季將T恤推上台前 -- T恤差不多是每個衣櫥的必備服飾,卻又永遠容易被忽略;JOYCE與新一代品牌/年輕設計師合作,為T恤注入新意演繹,誓要還其一個公道。

JOYCE邀請了下列五個品牌/設計師發揮其創意想像,各自設計及製作一個別注T恤系列:

¨ Charles Jeffrey

¨ Faith Connexion

¨ Ottolinger

¨ Wales Bonner

¨ JetPack Homme

各品牌/設計師大展創意,其別注系列背後都蘊藏著一段私密的故事訊息,雖然設計舒適隨意,但對每位設計師都有深刻意義,反映出當下年輕人文化的特質。

JOYCE |CHARLES JEFFREY

"大家嘻哈大笑像開派對,我喜歡這種工作方式。"

訪問及撰文: Anne McManus

攝影: Filip Motwary

錄影: Brano Gilan

時裝界一直爭議不休,究竟是在時裝中尋找藝術,還是時裝是一門藝術?能夠將兩者駕馭的被譽為大師級;如果一位新晉設計師可以輕鬆將兩者融合就必然成功在望,好像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的Charles Jeffrey就是例子。

Charles Jeffrey是Central St Martins學院畢業生,初出茅廬就贏得2017年英國時裝大獎的「新晉設計師」獎項,火速成為倫敦時尚界新甜心。在巴黎British Fashion Council陳列室見到他,簡直是鶴立雞群:腳踏麂皮厚底鞋,身穿蘇格蘭裙,青春臉龐抹上濃濃色彩,說他披著藝術上身同時也創作藝術也不為過,他的時裝與他的舉止也一樣性格鮮明毫不掩飾,與他對談簡直精彩百出。

他由圖畫、時裝、音樂與LOVERBOY系列,一直談到 JOYCE Iconics項目的白T恤...

請介紹一下你的背景,是否一直有志入時裝界還是機緣巧合?

我自小就喜歡畫圖。我來自蘇格蘭,家父是軍人,自小就經常隨家人移居各地。父母離婚後我回到蘇格蘭。以前我常拿起紙筆畫公仔寫字一畫幾個小時不厭。最初我想過或會投身電子遊戲設計,但原來這專業要經常計數的。

中學時期做藝術設計功課我總抱著開放的態度,後來越來越偏向時裝方面;當時我知道自己有創意,就將繪畫天份融入其中。我覺得身為同志,時裝是很好的途徑去尋找及表達自我。當時有位很好的藝術科教師Mrs Corbett,她會鼓勵我追求創意 (雖然有時父母都相當難應付),不斷鞭策我,令我可以去投考St Martins級數的名校。

當我首次欣賞Gareth Pugh的時裝表演,我就知道一定要考入St Martins,因為所有時裝尖子都是校友。這就是我想投身時裝界及到倫敦發展的背景

你提到畫畫、藝術老師、投考St Martins....看來藝術在你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你如何將藝術融入時裝設計?

當我遇上Gary Card (他負責我的時裝表演場地設計),又對他的作品越來越熟識,我就知道大家想法一致。我倆有相近的美學觀點,以相似手法藉藝術表現自我。我們決定合作籌備時裝表演,討論重點並非場地空間要如何裝飾,我們著眼於完整的意念表達,這是時裝表演最重要的元素,另一重點就是我在夜店客串打碟的體驗。

請講多些LOVERBOY的故事...

我讀碩士的時候,有間夜店邀請我去客串打碟。當時我因為學業情緒低落,如果不用畫圖都可以表達自我,不用跟導師糾纏要怎樣嚐試、要怎樣形式去做、要適應這制度,那自然是好事。於是我召集幾個朋友動手佈置場地、設計出場服飾,又在夜店內放滿氣球。我朋友Jack設計了一個「接吻佈景」,我就將自己畫上藍色... 真是「甚麼都無所謂」,那一晚很成功,夜店要求我們添食。

與其被迫按某種形式做事,可以自由發揮當然有助工作;你不用循規蹈矩去完成一件事... 因為自己的態度最重要,那種自由的方是我以前未試過的。

現在有點不同了,雖然我仍然抱著那種不會太在乎的心態去工作。我們會先拍照,由我朋友Thurstan Redding拍攝構思一些造型、物件或將雕塑放置身上...這形式已變成我構思的方法,當然我仍然會執筆畫圖的,但兩種方法會互通應用,都算幾古怪。我不會望著幅照片然後去畫圖,我比較即興及落手落腳,大家嘻哈大笑像開派對,我享受這種工作方式。

你的個人觀點有多大程度影響到你的創作?

我最近的系列叫「Tantrum」,我一直都很渴望表達自己,所以在系列投入很強烈的情感 --那是 關於與一個朋友鬧翻、生活中所有事的變化,生活節奏太快,還有成長的苦惱... Gary設計了充氣道具佈景,就像自己胸膛都吹漲了,那意念對我的設計也有幫助,我不懂怎形容,就像是自己要噴煙一樣。

你最近一次的創作醒悟或者突破的一刻?

那次是很好笑的, 其實就是我穿著的條蘇格蘭裙,雖然身為蘇格蘭人,但兩個月前才第一次買蘇格蘭裙。當時我們去古著店找時裝表演用的配件,我試身時就問自己:「我成世人怎會從未穿過蘇格蘭裙的?」這樣就買下來,現在時常穿著,令人心情愉快,有助我探索更多蘇格蘭傳統。男人穿起來真漂亮,性感風騷又可以很醒目。以後我們的系列都要有蘇格蘭裙、要有蘇格蘭傳統華服,因為背後有豐富歷史。穿傳統服飾就像自豪宣示自己是蘇格蘭人一樣。當然我都會穿褲的。無所謂啦... "真正的蘇格蘭人"? 其實我很冷淡的。

可否介紹為JOYCE Iconics項目設計的T恤?

今次的設計主要取材自春夏系列的T恤,這別注系列是我與JOYCE的私語。我的好友Sophie Jewes幫我處理公關事務,她經常傳一些小鎮報章的滑稽好笑標題給我看。有一日我在工作室發愁,剛好她傳來一條「Cheeky Seagull Nabs Crisp」(鬼馬海鷗偷薯片),我即時差點笑死,心想要將這標題放在T恤上,工作室氣氛頓時輕鬆起來,人人都在笑,笑言要將這句印在T恤上,就當是我們的宣言,就叫做「LOVERBOY News」好了。

其他設計是隨手畫的,當時我在工作室用不同方法畫LOVERBOY標誌,一邊畫或一邊跟家母通電話,當時心想畫得真有型啊!但事後再試時卻走了樣。那是將一些隨手畫的放在T恤上,我喜歡這種不刻意的創作力。

T恤是時裝的經典,你覺得T恤有何重要性?

我覺得白T恤就像一幅空白畫布,可以烘托其他衣飾,是極有代表性的經典,只要你喜歡,怎樣配搭都可以。

我有一件很心愛的Martine Rose T恤,她是我最喜歡的設計師之一,衣服一角上有她的名字就令我心情愉快。你穿件白T恤,通過另一個牌子表達自己、展示自己的個性,這不是很有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