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a Thomas 奢華如何展開對話

  • JOYCE與《紐約時報》暢銷作家Dana Thomas會面,在她的具爭議性話題力作面世後5年,展開時裝和奢侈品對話。

    Dana Thomas和我決定在Raf Simons的首個Christian Dior時裝表演前,在她的家裏見面並進行訪談,因為她的家在表演場地附近,這樣可方便我倆訪問後一同去看表演。老實說,基於她和LVMH及其他國際企業集團的不穩定關係,我的確因為她仍然獲邀出席時裝表演而感到出奇。

    Thomas是爭議性話題暢銷書《奢華如何失去風華》的作者,這本在2007年推出的書籍揭發了奢侈品工業中一些鮮為人知的黑暗秘密,轟動業界。

    「對我而言,一件奢侈品並不應該是日用品,
    因為它應該是罕有獨特的。」


    文中概括寫:「奢侈品只是一個由億元企業集團所包裝和售賣的產品,焦點在於增長、見報率、品牌意識、廣告以及最重要的-利潤。」

    儘管她的文筆鋒利,Thomas出奇地依然活躍於這個曾一度遭她炮轟的工業。

    「我其實很出奇這本書獲得廣泛接受。我接獲很多企業總裁的致謝函、電郵和電話,多謝我寫了這半書,啟發了他們要重新評估生意並為整個工業帶回廉正和誠實。有些品牌更邀請我為員工舉行講座。我依然喜歡觀看時裝表演,因為我對創作人的能力和作品抱著莫大的興趣,今季尤其是Dior的Raf。」她說。

    能夠和一位掌握著天地脈搏,卻又坦誠、樸實又直言快語的時裝行內人暢談,感覺實在獨特清新。

    「這是因為我是一個除了會寫時裝還有藝術、文化和生活上等題材的作家。我不是一位時裝作家,只是因為我居於巴黎。如果我居於香港,或許我只會寫地產。」她幽默地說笑。

    在成為一位作家之前,來自美國的Thomas曾在米蘭和巴黎當模特兒。21歲那年返回華盛頓修讀新聞寫作和政治,原本希望成為白宮特派員,但由於她的時裝背景和能操流利法語,所以她加入了《華盛頓郵報》並獲派往時裝編採部。數年後她和丈夫結婚並遷往巴黎定居,亦順理成章當上報章的巴黎特派員。

    在巴黎期間,Thomas執筆編寫了不同的文章,關於藝術、飲食、時裝和生活等等。當中第一篇關於John Galliano當上Givenchy的創作總監的時裝報導成為轉捩點。那是1995年,時裝界即將發生巨大的變化:LVMH收購Fendi;傳統的家族式經營的奢侈品牌逐一落入國際企業的手中,而“it bag” 大戰亦隨即展開。時裝突然變成最炙手可熱的時事焦點。自此,Thomas便為各大權威刊物執筆,包括《新聞周刊》、《紐約時報》雜誌和《時尚芭莎》。
    直至1997年,有一天她因為藝術家Tom Sachs的作品而獲得啟發,其中的Prada「開心樂園餐」在她的腦海裏提出了很多疑問,其後亦成為她的首部暢銷書的封面。

    「我跟自己說:『沒錯,奢侈品就是這樣變了質,只是包裝而已,內裏的產品都是大量生產而成的。你能夠得到數小時的滿足感,但很快便又會肚餓起來!』」她說。

    於是她便決定出發,從巴黎的工作室至中國的工廠,展開了冒險之旅。她深入發掘,提出如「究竟奢侈品變成甚麼?」等問題,同時審查我們的消費習慣。這本書於2007年首度發行,正是全球經濟崩潰的一年前。

    「我沒有預知經濟崩潰的發生。」她解釋。「對我而言,一件奢侈品並不應該是日用品,因為它應該是罕有獨特的。貨品經極速地製造並廣泛宣傳,消費者因而購物成癮。我當時覺得這種情況不可能繼續下去的,所以我以快餐作比喻。」

    五年後的今天,時裝工業繼續不斷進化,“it bag” 隨時間流逝變成過去,消費者對長青優雅的款式再感興趣,亦摒棄佈滿標簽的款式,取而代之是講求高質數的貨品。同時,我們亦目睹年輕有為的設計師被革職,甚至自尋短缺,而衍生出沒完沒了的「時裝是否走得太快」辯論。那麼,今天的Thomas對奢侈品工業有何看法呢?

    「我所寫的並不只是發生在時裝工業上─而是普遍的商業交易。你永遠會找到一些人會因為利益而妥協。你不能用一本書來改變世界,但有些公司的確停下來想一想,要做良心企業 。我特別因盜版貨品有下降的趨勢而感到高興。這是對我十分重要的,因為我到訪過血汗工廠,我看見那些小孩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反對不人道行為的活動成為了我的使命。」

    撇開一些品牌會形容她為抱著懷疑態度的諷世者,但她其實對一些時裝工業的行內人非常尊敬及仰慕。

    「我對Jean Paul Gaultier離開Hermès感到遺憾。我覺得他在品牌所做的設計相當出色。事實上我身上的外套是5年前購買,出自他手筆的Hermès外套。我早前寫了一篇關於Dries Van Noten的報導,他可謂是一個「出汙泥而不染」的時裝達人。他不斷探索藝術和攝影,是一個博學多才的文藝復興人。他的設計相當富創意,但他的衣服卻非常耐穿,而且並不是離譜的昂貴!」她笑言。

    訪問完畢,我們一起前往Dior的時裝表演。當我們逐漸接近目的地,眼前出現了時裝工業的另一層面─場外擠滿著博客、攝影師和明星名人,總之一片華麗。我向Thomas道別,然後望著她的身影,不著跡地消失於美艷時尚的人群中。這正是時裝的得意之處。


    訪問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相片由Filep Motwar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