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訂造服新星 Yiqing Yin

  • 當時裝界不斷為高級訂造服面臨滅亡的問題所纏擾, JOYCE很高興邀請了高級訂造服設計師Yiqing Yin來到北京和香港,向具識別力的顧客展示這門工藝背後的藝術,及現代訂造服依然吸引的箇中奧秘。

    穿帶著Rick Owens外套和Givenchy皮包,由頭至腳全黑的打扮,Yiqing Yin低調地步入JOYCE中環店,卻散發出風采。正如她的設計一樣,她體現了巴黎時尚與中國優美的結合,擁有一頭帶些凌亂的長長秀髮,不施脂粉的面孔,輪廓分明的頰骨和細小的東方眼睛。她站在多個人體模型陳列的中央,每個模型都穿上了她的輕巧精緻,附有人手皺褶,水晶點綴以及立體細節的裙子,這些獨一無二的設計雖然一副「不吃人間煙火」的模樣,但背後其實埋藏了叫人意想不到的故事。

    「在法國,很多高級訂造服的品牌都已經停業了,只剩餘幾個大品牌如 Chanel 和 Dior。 法國政府需要為高級訂造服尋找新血、新動力。這是一個給予創作自由的空間。」


    「我喜歡人類解剖結構,我喜歡細閱血脈、肌肉。所以我設計了“Ouvrir Venus” 2011秋冬系列,法語直接翻譯成『打開維立斯』。皺褶和立體細節仿效皮層下肌肉和血脈的模樣。設計的起點其實頗暴力的。」她迷人地笑著說。

    據Yin所說,穿上她的設計的女士們也不只是溫婉嬌柔那麼簡單的。

    「系列中永遠找到對比元素。她的頭浮游在雲間但腳踏實地,她是一位奔放的漫遊者。她是一位在現實世界遊走的女神,拒人於千里。她是無比的性感和感性,也有狂野的一面。我的設計給予她一套柔軟的盔甲,尤其我們仍然活於一個重男輕女的世界,女人需要加倍努力才能證明自己的能力。」

    一個在巴黎長大,現年26歲的女孩,曾經在悉尼居住,現在基於巴黎,明顯地,她的多元化文化背景塑造了她的成熟態度和獨特的時裝設計及經營手法。

    「我一向都喜愛手工藝,直至我考進藝術學院。我還以為自己會成為一位雕塑家,但我接觸到紡織品,然後發掘了它具感官的特質,平面的布匹給予我很大的自由度,透過垂墜、造形和皺褶的技巧來創作出立體的設計。」她說。

    這種享受自由的感覺也解釋了為何她選擇了高級訂造服而非現成的成衣。

    「在法國,很多高級訂造服的品牌都已經停業了,只剩餘幾個大品牌如Chanel 和 Dior。法國政府需要為高級訂造服尋找新血、新動力。這是一個給予創作自由的空間。」她繼續解釋。

    Yin不但重新奠定高級訂造服的定義,她也是當下時裝界中少數中國設計師的名字之一。在成為奢侈品重要市場之前,中國在很久以前是奢侈品的製造地,如今有一羣富創意的後起之秀冒起,並將會領導著時裝工業。

    「我為中國人感到興奮和樂觀。我們活於一個『西方要朝著東方看』的世代。現今很少遇上歷史出現過的種族歧視等問題,而中國亦擁有這麼豐富的文化和歷史氣息。」她說。

    但是現今的世界充斥著隨手可得、「即穿即棄」的時裝,高級訂造服是否一個可讓年輕有為的設計師發揮的平台呢?

    「正因為有太多的『快餐』時裝,有一羣顧客十分嚮往珍貴、獨特,真正的奢侈工藝。你或許會感到愕然,但的確有一羣年輕新世代的女性顧客十分欣賞品質。亦要感謝權威、有信譽的機構如JOYCE協助和我一樣的設計師們,引領我們走進時裝新國度,讓現代女性知道,時裝並不需要依賴明星效應文化的,是關於個人化、意識形態和獨有的身份。」Yin自己以雙手創造這些獨一無二的設計,偶爾會找來專家協助皮草和水晶的細節。系列中的每一件設計,從長度至顏色都可以因個人要求而訂造。顧客亦可要求完全獨一無二的度身訂造設計,整個過程連試身,大約需要1至3個月。

    聽見一位年輕女孩滿腔熱誠地談時裝,而且具實質含義,她對時裝有一份執著和堅持,感覺猶如一口新鮮空氣。由於社交網絡平臺的出現,女士們透過時裝爭妍鬥麗一番似乎變成了潮流,她對這個現象有以下的意見:「我明白你的意思!在時裝周期間,於時裝秀場外,很多時會看到女士們望著自己雙腳然後說:『‥‥*!我和她穿了同一款鞋子‥‥‥』」

    原來,她還相當風趣和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