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遊走 – HAIDER ACKERMANN

  • Haider Ackermann透過他的系列,氣息和音樂品味,帶領Joyce.com 展開一次心靈和感官的旅程。

    Haider Ackermann的遊牧精神源自他的兒時經歷。出生於哥倫比亞的波哥達,及後被一個法籍阿爾薩斯裔的家庭收養。他的童年在遊走非洲多個國家中度過,然後於荷蘭定居。長大成人後,他深深地被Yves Saint Laurent的作品所感動,於是決心考進安特衛普的皇家藝術學院修讀時裝設計。不幸地(或是幸運地),基於他「過份完美主義」令他無法完成習作而被院校開除。憑著一些寶貴的工作經驗,例如曾在John Galliano 領軍的Christian Dior實習,他毅然成立自己的品牌,並於2001 年的巴黎時裝周首次展示個人的女裝系列。

    「我一向到處遊歷亦十分享受旅行的滋味,從中所吸取的靈感並不會直接在衣服中表達。例如當我到訪印度,我不會帶傳統的莎麗服回來。我從來不拍照,只會牢記著某些事物,然後它們會自然地演繹在衣服的設計上。會從腦海中消失的自然會被忘記,一切都帶點糢糊不清。」

    糢糊不清一直是Haider Ackermann的懾人魅力。他的情感所流露的美藝源自未知的、神秘的,他繼續解釋:

    「就好像參觀博物館一樣,當我欣賞一幅畫的時候,我並不想知到它背後的一切意思,我想保留自己對它的看法。要給予幻想的空間啊!」

    所以,他的衣服是專為含蓄,恬靜但強悍的女士而設的。她嚮往自由,無拘無束亦無懼考驗,就如他的好友—奧斯卡得獎女星兼長期合作夥伴Tilda Swinton。

    「Tilda和我之間分享一種漂亮的友誼。我們相識於10年前,之後一直合作無間。我們志同道合,互相支持,她昨天也有出席我的時裝表演。她會挑戰我,例如有一次我們在籌備她的紅地氈晚裝,我想採取較保守的設計手法,她卻鼓勵我說:『不,放膽去做吧。』她是一個忠心、忠誠的好朋友。」

    這一份忠誠伸延至他的整個團隊。Ackermann永遠與同一組模特兒,髮型和化妝師合作。時裝周的表演定於早上10時半,縱然各單位也略見疲態,但幕後並沒有一般所見的混亂,因為他們之間有著奇妙又自然的默契。至於觀眾席上,往往在昏暗的場地彌漫著一股熱切的期待。然後音樂響起,每粒音符都捉緊你的注意、思維及感官。當你還未來得及意識到這些強烈的感覺,一個個經漂亮的模特兒逐一出場,隨著她們的步伐,布匹徐徐垂下,也有緊緊的裹著身軀,畫面充滿詩意。此時,席上都會看到不少觀眾被這種不能形容的情感打動落淚。

    「一切都從音樂開始。音樂能創造獨特的氛圍和影響情緒,它也能告知你一些關於我的東西。音樂需要包含電影的藝術。」

    Ackermann的魔法首先在2000年初觸動了一眾編輯和買手,隨後他認識了BVBA 32 背後的投資者Anne Chapelle(是Haider Ackermann 和 Ann Demeulemeester的前母公司,但兩大品牌現各自立門戶),她一直是Ackermann 的長期支持者和好朋友,協助他打理業務。隨著他的知名度上升,業界亦傳出不少品牌向他招手的消息,包括Christian Dior 和 Maison Martin Margiela。Karl Lagerfeld 更欽點Ackermann為他在Chanel 的最理想接班人。然而他卻看得淡然。

    「當然我感到相當榮幸,得到這些評價實在很鼓舞。但我的情感和風格與很多品牌並不吻合。我尊重品牌的獨有歷史和風格,我不想只簽約幾年然後又轉戰其他東西。」

    自從他婉拒了這些機會後走勢更加凌厲。

    Ackermann最近開拓男裝市場,深獲好評,證明他選擇以獨立姿態繼續追尋時裝夢是正確的。從來不會透過任何網路平台宣傳自己或品牌,然而卻一直吸引一眾時尚達人,全因他的漂亮,充滿詩意的設計。

    「我的私生活並不有趣.我只想以時裝表演來作溝通工具。我喜歡閱讀,可惜沒有足夠時間。讓我與三五知己吃個晚飯。讓我獨處。讓我追夢。當一天我不能再追尋夢想,就是天塌下來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