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伯樂 – ANNE CHAPELLE

她是Ann Demeulemeester 和 Haider Ackermann 的精神和經濟支柱,Anne Chapelle盡訴她在安特衛普時裝界所扮演的角色。

去年年尾,Ann Demeulemeester發佈了一段手寫聲明:「無論是我個人抑或是品牌都即將要翻開新的一頁,我認為是時候我倆要分道揚鑣了。」這一則精簡又低調的聲明立即在時裝界惹來迴響,就如品牌一樣— 沉鬱但大膽,硬朗中見柔情。最佳例子就是音樂人Patti Smith 和PJ Harvey,而兩者亦皆是她的多年老友兼靈感來源。

過去二十多年,Ann Demeulemeester , 無論是她本人或是品牌,都由最初的「六君子」之一慢慢進化成一個穩打穩紮的獨立時裝品牌,同時能夠保持它的獨特態度和一群「鐵粉」,多得Anne Chapelle ,她是Ann Demulemeester 和 Haider Ackermann的行政總裁兼老闆。

「Ann 在二十年前已觸動了我。她十分專業,充滿熱誠,一絲不苟。對一切,對設計上的最後修正都會不斷鑽研。」 Chapelle在安特衛普的旗艦店這樣認容。

Chapelle 並不是當今以財團式經營的時裝界中典型的金融或企業家。她於熱帶醫學研究所畢業,然後在安特衛普開拓了成功的製藥生意,直至Ann 和 Haider的造訪,請求她的的協助。

「我是他們的支柱。我要有能力說:『不是呢,你做錯了。』對Haider而言,我是他的外界和顧客的代表。每個系列他都會在不同的階段邀請我看看他的進展,細心聆聽我解釋人們對他所設計的反應。」

Haider和 Ann一樣都是安特衛普時裝學院的畢業生,於2000 年頭嶄露頭角。他對設計輪廓、布料垂掛和濃艷的色調都具有不一樣的觸覺,吸引了一群睿智的女性,好像他的好友一樣如奧斯卡得獎女星Tilda Swinton 和當今頂級模特Saskia de Brauw。但不單是他的獨有觸覺而獲得這位伯樂的賞識。

「Haider找我並說要我協助他時,我被他從內心所散發的情感、慷慨和大方所打動。他一直以來所採用的色調都是相當漂亮的。他曾經嘗試挑戰黑色,但結果發現那不是他的擅長,但不要緊,起碼他作出過嘗試。」

除了是一位「會說不」的伯樂外,她也是兩位設計師的知己好友,甚至是家庭的一份子。她回想着說:

「我們分享很多美好的回憶。我們曾經在沙漠中漫步,那的確是十分特別的。我們之間有磨擦、有美好的故事、也有身心舒適暢時光,就如一個家庭一樣。」

正是他們如親人一樣的關係使他們不斷進步,業務也蒸蒸日上。去年,Chapelle獲邀出席聯合國環球領袖高峰會,她是第一所獨立小型時裝公司能夠參與該會議的代表,令她感到十分驕傲,說:

「我們提倡人權、員工福利,一切都具有高透明度。當然,時裝行業會批評我們未能迅速發展,但我們自力更生,和家族生意無異。 所以我們選擇慢慢的、穩定的、保險的,肯定的策略。」

如今,Ann Demeulemeester作為一位設計師經已退休,而作為一個品牌的定位已是舉足輕重。 那邊廂的Haider Ackermann 亦日漸上軌道,未知這位安特衛普的時尚伯樂是否正物色下一匹千里馬呢?

「不會了,兩個品牌就如我的子女一樣,兩個經已足夠。」

訪問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影片由Danny Sangra提供
時裝表演視頻和相片
鳴謝Ann DemeulemeesterHaider Acker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