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男孩(第二節)- Craig Green

1 月 13 日 2016

「男士們應該和時裝保持距離,要找出屬於自己的制服。」Purple Magazine 的總編Olivier Zahm曾經這樣形容男士和時裝的關係。

來自倫敦的男裝設計師 Craig Green把這個理論直截了當地套用於他的系列,並把「制服」的意義昇華。

CG: 我的設計一向圍繞著制服,一種集體化的穿衣法。我特別喜歡研究宗教的衣物,學院式的服裝如軍服和校服;它們都附有一種獨特的意義和功能。

男士們是「習以為常』」的生物,若然褲子穿破了,那麼他們會一口氣買下一打相同款的設計—肯定是舒適又合身的設計。我的標籤式設計是寬身的工人服外套,我每天都穿著它上班。因為它沒有西裝的拘束,但剪裁保持筆挺卻帶點悠閒,就算穿上一整天也感到很舒服。

CG: 當我在聖馬丁修讀時裝碩士課程時,我起初是設計女裝的,創作都是充滿著剛陽味。隨後有幸認識 Henrik Vibskov 和 Walter Von Beirendonck ,我亦在 Walter的工作室實習了6個月。他倆讓我認識到男裝設計的趣味,令我大開眼界,於是我也順理成章發展成一位男裝設計師。

Walter 對文化,時裝等等的歷史瞭如指掌。他的工作室猶如一所龐大的圖書館。他對不同主題的深入研究,溫和的性情,同事間間像家人一讓親密的工作氣氛都深深地影響著我。

CG: 我幸運地於2012年畢業,那時男裝設計開始獲得廣泛的注視,以往男裝所提供的選擇並不多,而喜歡鑽研時裝和潮流的男士更會被污名化。但近年,大家開始接受男士喜歡和享受時裝,是一種前所未見的的現象。

縱然我的設計以功能和可穿性為宗旨,但我喜歡在表演中注入戲劇化的元素。我享受和拍檔 David Curtis-Ring 設計誇張的頭飾來點著系列。因為我的前教授曾帶我入場觀賞 Gareth Pugh 的表演。過程中,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誰會意料到看著模特兒在天橋上走來走去會叫人那麼興奮呢!要舉行一場表演即是要提交一份觀感豐富的提議書,也是一場精彩的現實逃離。

訪問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相片由Filep Motwar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