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男孩(第三節)— Walter Von Beirendonck

1 月 15 日 2016

來到2016春夏男裝特輯的最後一節,壓軸出場有另類先鋒兼老前輩— 安特衛普六君子之一的 Walter Von Beirendonck,解說男裝設計在過去30年來的意義。 Von Beirendonck自80年代成立男裝品牌後,他的色彩繽紛,充滿玩味,甚至帶點瘋狂的設計一直廣受藝術和設計界的推崇。然而,他的魅力並不規限於「地下」或非主流,相信他是唯一的時裝人能觸動最廣泛的單位和顧客,沒料到宜家家居和U2的Bono均是他的客戶呢!

WVB:由成立自家品牌起,我便對男裝設計情有獨鍾,首個在倫敦展示的個人系列也是男裝。男裝設計跟女裝截然不同。我的宗旨是要不斷挑戰界限和底線但同時不能太過「離地」。我要設計保持剛陽味,但會透過布料,顏色和基調等注入點點冒險的元素。

WVB:從表面看,我的設計充滿童真,亦十分隨心,但其實每個系列背後都有特別的「隱喻」,例如2016春夏系列命名為 「電眼」 , 即是相機的俗稱。我想表達現今的大圍氣氛和情緒:世界都好像被烏雲覆蓋著一樣,天真爛漫和無知的特質都被摧毀了,而自由和快樂的感覺是相當重要的。我想透過這個系列表達這種掙扎。

WVB: 除了時裝設計外,我不時都會參與各種創作企劃。去年,我為宜家設計了一系列印花圖案。最近又和安特衛普的歌劇團合作,為一齣關於埃及法老王的歌劇設計戲服。無論是音樂,歌聲和故事都帶給我很多嶄新的意念,令我精神為之一振,我隨即將意念轉化再套用於男裝的設計中。多樣化的創意企劃給予我力量。

WVB:當 Bono籌備 Popmart 巡迴演唱會時,他與我接洽,邀請我為他設計舞台服 (包括那件筋肉人T恤)。我當時感到很意外因為自己從來都不是他或U2的粉絲,因為我喜歡電子音樂,不太欣賞搖滾樂。但我依然飛往都柏林和Bono會面。那是一次非常愉快的合作,他為人親和,具創造力,並對身邊和他一起工作的人都非常尊重。

WVB:除了設計外,我也在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任教時裝設計。可笑的是,我在1981年畢業,1985年學校邀請我回歸教授時裝設計,那時我想,從來都沒想過會執教鞭,抱著即管一試的心態,怎料一教便三十年,現在更成為時裝部門的主管。我為很多新世代感到驕傲。Craig Green是我其中一位學生,他亦曾經在我的工作室實習,亦師亦友。我很高興看到他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風格,亦正是我們在安特衛普宣揚的理念,我們鼓勵學生要慢慢建立和發展屬於自己的故事和風格,並不要只顧推出嘩眾取寵的系列。

WVB:我只會隨心繼續走下去。我依然全屬擁有品牌,沒有要向投資者交代的包袱,這一點給予我自由度去不斷進化演變。另外,一羣支持了我幾十年的中流砥柱顧客讓我可繼續做喜歡的事,令我感到十分幸運。

訪問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相片由Filep Motwar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