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有留白的藝術技巧,跟斷捨離的哲學思想十分相似。」 ——青山不墨

5 月 17 日 2018

賴碧琪(Packy Lai),即大家熟識的青山不墨,是一位當代青年書藝家。很多人知道她辭去從前的工作,投身書法世界,且透過社交媒體廣為人識,但較少人知道,與其說她是書法家,Packy認為她更像是一位藝術家,從事與漢字有關的藝術創作。早陣子,青山不墨於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個帖子,「斷」、「捨」、「離」三字以畫框分別鑲裱起來,掛在牆上,充滿禪意。帖子一出引起了不少迥響,「這其實是我在看罷《斷捨離》一書後有感而發所題的字。有趣的是,三個字其實是不同時期寫的,但放在一起卻出奇地和諧,字與字之間很有呼應。」Packy更說,書法有留白的藝術技巧,跟斷捨離的哲學思想十分相似。

「找回自己,這是很多人窮一生努力想做到的事,《斷捨離》這本書就是教你從捨棄身邊物品這一步開始。」

Packy(青山不墨)說「斷」、「捨」、「離」那個帖子受到廣泛注意有點始料未及,「有人甚至用了那張相片作頭像。」帖子上那張照片充滿禪意,「斷」、「捨」、「離」三字以畫框分別鑲裱起來,「這三個字其實是不同時期寫的,但放在一起卻出奇地和諧,字與字之間很有呼應。事實上我不是一個太重視物質,或很重物慾的人,但對於舊物卻有一種抗拒不了的情意結,我喜歡舊東西背後都有一段故事。」不經不覺間Packy發現自己原來已買下不少文房器具等舊物古董。斷捨離根本不是教你掉東西的,作者所寫的其實是幫大家找回自己。」Packy認為這是很適合現代人的理念。找回自己,這是很多人窮一生努力想做到的事,這本書就是教你從捨棄身邊物品這一步開始。

Packy在29歲那年辭去她市場策劃的工作,重拾自幼已鍾情的書法,沒多久已透過社交媒體廣為人識,她認為裸辭的心態,說到底也是一個關於「斷捨離」的過程,但Packy認為這不是對外物(工作)斷捨離,而是對於自己,告別舊有的身份,猶如開展人生新的一頁,她說:「斷捨離當中的「斷」未必一定是割捨的,可以理解為一個新的開始。捨,則是要捨得放手。可能有些人會執著於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穩定的收入,但在我來說,放手其實是一種推動力,讓人走得更前。離,則是離開一些固有的想法,以我寫書法為例,書法是比較傳統的藝術,不少人或會認為我所做的跟傳統書法有不一樣的地方,但「離」字在我眼中,就是將傳統適當地保留,過於古舊或不合時宜的,則要放手,捨棄掉。斷捨離其實是一個態度,於人生不同層面、階段也用得上。」

書法的留白藝術技巧,Packy認為這跟「斷捨離」的哲學思想也有相似之處,「小時候跟嫲嫲學習書法,她曾說一個人如果太過貪心,在空間裡不停加進太多東西,主體便會被掩蓋掉。」Packy認為同一道理可應用於生活或思緒,「每一天我們接觸大量資訊,真實的想法或真實的自己或會被外在影響而沖刷掉。斷捨離也好,留白也好,就是要經常提醒自己,「自己」才是生活的中心,而不是外在的每事每物。」Packy笑說,「斷捨離」這態度其實用於護膚也行得通的,「我對護膚品的斷捨離取態是:用心研究產品的成份及品牌的背景,信自己,亦要相信皮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