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a Thomas 奢华如何展开对话

  • JOYCE与《纽约时报》畅销作家Dana Thomas会面,在她的具争议性话题力作面世后5年,展开时装和奢侈品对话。

    Dana Thomas和我决定在Raf Simons的首个Christian Dior时装表演前,在她的家里见面并进行访谈,因为她的家在表演场地附近,这样可方便我俩访问后一同去看表演。老实说,基于她和LVMH及其他国际企业集团的不稳定关系,我的确因为她仍然获邀出席时装表演而感到出奇。

    Thomas是争议性话题畅销书《奢华如何失去风华》的作者,这本在2007年推出的书籍揭发了奢侈品工业中一些鲜为人知的黑暗秘密,轰动业界。

    「对我而言,一件奢侈品并不应该是日用品,
    因为它应该是罕有独特的。」


    文中概括写:「奢侈品只是一个由亿元企业集团所包装和售卖的产品,焦点在于增长、见报率、品牌意识、广告以及最重要的-利润。」

    尽管她的文笔锋利,Thomas出奇地依然活跃于这个曾一度遭她炮轰的工业。

    「我其实很出奇这本书获得广泛接受。我接获很多企业总裁的致谢函、电邮和电话,多谢我写了这半书,启发了他们要重新评估生意并为整个工业带回廉正和诚实。有些品牌更邀请我为员工举行讲座。我依然喜欢观看时装表演,因为我对创作人的能力和作品抱着莫大的兴趣,今季尤其是Dior的Raf。」她说。

    能够和一位掌握着天地脉搏,却又坦诚、朴实又直言快语的时装行内人畅谈,感觉实在独特清新。

    「这是因为我是一个除了会写时装还有艺术、文化和生活上等题材的作家。我不是一位时装作家,只是因为我居于巴黎。如果我居于香港,或许我只会写地产。」她幽默地说笑。

    在成为一位作家之前,来自美国的Thomas曾在米兰和巴黎当模特儿。21岁那年返回华盛顿修读新闻写作和政治,原本希望成为白宫特派员,但由于她的时装背景和能操流利法语,所以她加入了《华盛顿邮报》并获派往时装编采部。数年后她和丈夫结婚并迁往巴黎定居,亦顺理成章当上报章的巴黎特派员。

    在巴黎期间,Thomas执笔编写了不同的文章,关于艺术、饮食、时装和生活等等。当中第一篇关于John Galliano当上Givenchy的创作总监的时装报导成为转折点。那是1995年,时装界即将发生巨大的变化:LVMH收购Fendi;传统的家族式经营的奢侈品牌逐一落入国际企业的手中,而“it bag” 大战亦随即展开。时装突然变成最炙手可热的时事焦点。自此,Thomas便为各大权威刊物执笔,包括《新闻周刊》、《纽约时报》杂志和《时尚芭莎》。

    直至1997年,有一天她因为艺术家Tom Sachs的作品而获得启发,其中的Prada「开心乐园餐」在她的脑海里提出了很多疑问,其后亦成为她的首部畅销书的封面。

    「我跟自己说:『没错,奢侈品就是这样变了质,只是包装而已,内里的产品都是大量生产而成的。你能够得到数小时的满足感,但很快便又会肚饿起来!』」她说。

    于是她便决定出发,从巴黎的工作室至中国的工厂,展开了冒险之旅。她深入发掘,提出如「究竟奢侈品变成甚么?」等问题,同时审查我们的消费习惯。这本书于2007年首度发行,正是全球经济崩溃的一年前。

    「我没有预知经济崩溃的发生。」她解释。「对我而言,一件奢侈品并不应该是日用品,因为它应该是罕有独特的。货品经极速地制造并广泛宣传,消费者因而购物成瘾。我当时觉得这种情况不可能继续下去的,所以我以快餐作比喻。」

    五年后的今天,时装工业继续不断进化,“it bag” 随时间流逝变成过去,消费者对长青优雅的款式再感兴趣,亦摒弃布满标签的款式,取而代之是讲求高质数的货品。同时,我们亦目睹年轻有为的设计师被革职,甚至自寻短缺,而衍生出没完没了的「时装是否走得太快」辩论。那么,今天的Thomas对奢侈品工业有何看法呢?

    「我所写的并不只是发生在时装工业上─而是普遍的商业交易。你永远会找到一些人会因为利益而妥协。你不能用一本书来改变世界,但有些公司的确停下来想一想,要做良心企业 。我特别因盗版货品有下降的趋势而感到高兴。这是对我十分重要的,因为我到访过血汗工厂,我看见那些小孩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反对不人道行为的活动成为了我的使命。」

    撇开一些品牌会形容她为抱着怀疑态度的讽世者,但她其实对一些时装工业的行内人非常尊敬及仰慕。

    「Jean Paul Gaultier的离开Hermès感到遗憾。我觉得他在品牌所做的设计相当出色。事实上我身上的外套是5年前购买,出自他手筆的出自他手笔的Hermès外套。我早前写了一篇关于Dries Van Noten的报导,他可谓是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时装达人。他不断探索艺术和摄影,是一个博学多才的文艺复兴人。他的设计相当富创意,但他的衣服却非常耐穿,而且并不是离谱的昂贵!」她笑言。

    访问完毕,我们一起前往Dior的时装表演。当我们逐渐接近目的地,眼前出现了时装工业的另一层面 ─ 场外挤满着博客、摄影师和明星名人,总之一片华丽。我向Thomas道别,然后望着她的身影,不着迹地消失于美艳时尚的人群中。这正是时装的得意之处。


    访问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相片由Filep Motwar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