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订造服新星 Yiqing Yin

  • 当时装界不断为高级订造服面临灭亡的问题所缠扰, JOYCE很高兴邀请了高级订造服设计师Yiqing Yin来到北京和香港,向具识别力的顾客展示这门工艺背后的艺术,及现代订造服依然吸引的个中奥秘。

    穿戴着Rick Owens外套和Givenchy皮包,由头至脚全黑的打扮,Yiqing Yin低调地步入JOYCE中环店,却散发出风采。正如她的设计一样,她体现了巴黎时尚与中国优美的结合,拥有一头带些凌乱的长长秀发,不施脂粉的面孔,轮廓分明的颊骨和细小的东方眼睛。她站在多个人体模型陈列的中央,每个模型都穿上了她的轻巧精致,附有人手皱褶,水晶点缀以及立体细节的裙子,这些独一无二的设计虽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但背后其实埋藏了叫人意想不到的故事。

    「在法国,很多高级订造服的品牌都已经停业了,只剩余几个大品牌如 Chanel 和 Dior。 法国政府需要为高级订造服寻找新血、新动力。这是一个给予创作自由的空间。」


    「我喜欢人类解剖结构,我喜欢细阅血脉、肌肉。所以我设计了“Ouvrir Venus” 2011秋冬系列,法语直接翻译成『打开维纳斯』。皱褶和立体细节仿效皮层下肌肉和血脉的模样。设计的起点其实颇暴力的。」她迷人地笑着说。

    据Yin所说,穿上她的设计的女士们也不只是温婉娇柔那么简单的。

    「系列中永远找到对比元素。她的头浮游在云间但脚踏实地,她是一位奔放的漫游者。她是一位在现实世界游走的女神,拒人于千里。她是无比的性感和感性,也有狂野的一面。我的设计给予她一套柔软的盔甲,尤其我们仍然活于一个重男轻女的世界,女人需要加倍努力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

    一个在巴黎长大,现年26岁的女孩,曾经在悉尼居住,现在居于巴黎,明显地,她的多元化文化背景塑造了她的成熟态度和独特的时装设计及经营手法。

    「我一向都喜爱手工艺,直至我考进艺术学院。我还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位雕塑家,但我接触到纺织品,然后发掘了它具感官的特质,平面的布匹给予我很大的自由度,透过垂坠、造形和皱褶的技巧来创作出立体的设计。」她说。

    这种享受自由的感觉也解释了为何她选择了高级订造服而非现成的成衣。

    「在法国,很多高级订造服的品牌都已经停业了,只剩余几个大品牌如Chanel 和 Dior。法国政府需要为高级订造服寻找新血、新动力。这是一个给予创作自由的空间。」她继续解释。

    Yin不但重新奠定高级订造服的定义,她也是当下时装界中少数中国设计师的名字之一。在成为奢侈品重要市场之前,中国在很久以前是奢侈品的制造地,如今有一群富创意的后起之秀冒起,并将会领导着时装工业。

    「我为中国人感到兴奋和乐观。我们活于一个『西方要朝着东方看』的世代。现今很少遇上历史出现过的种族歧视等问题,而中国亦拥有这么丰富的文化和历史气息。」她说。

    但是现今的世界充斥着随手可得、「即穿即弃」的时装,高级订造服是否一个可让年轻有为的设计师发挥的平台呢?

    「正因为有太多的『快餐』时装,有一群顾客十分向往珍贵、独特,真正的奢侈工艺。你或许会感到愕然,但的确有一群年轻新世代的女性顾客十分欣赏质量。亦要感谢权威、有信誉的机构如JOYCE协助和我一样的设计师们,引领我们走进时装新国度,让现代女性知道,时装并不需要依赖明星效应文化的,是关于个人化、意识形态和独有的身份。」Yin自己以双手创造这些独一无二的设计,偶尔会找来专家协助皮草和水晶的细节。系列中的每一件设计,从长度至颜色都可以因个人要求而订造。顾客亦可要求完全独一无二的度身订造设计,整个过程连试身,大约需要1至3个月。

    听见一位年轻女孩满腔热诚地谈时装,而且具实质含义,她对时装有一份执着和坚持,感觉犹如一口新鲜空气。由于社交网络平台的出现,女士们透过时装争妍斗丽一番似乎变成了潮流,她对这个现象有以下的意见:「我明白你的意思!在时装周期间,于时装秀场外,很多时会看到女士们望着自己双脚然后说:『‥‥*!我和她穿了同一款鞋子‥‥‥』」

    原来,她还相当风趣和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