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遊走- HAIDER ACKERMANN

  • Haider Ackermann透过他的系列,气息和音乐品味,带领Joyce.com 展开一次心灵和感官的旅程。

    Haider Ackermann的遊牧精神源自他的儿时经历。出生於哥伦比亚的波哥达,及後被一个法籍阿尔萨斯裔的家庭收养。他的童年在遊走非洲多个国家中度过,然後於荷兰定居。长大成人後,他深深地被Yves Saint Laurent的作品所感动,於是决心考进安特卫普的皇家艺术学院修读时装设计。不幸地(或是幸运地),基於他「过份完美主义」令他无法完成习作而被院校开除。凭著一些宝贵的工作经验,例如曾在John Galliano 领军的Christian Dior实习,他毅然成立自己的品牌,并於2001 年的巴黎时装周首次展示个人的女装系列。

    「我一向到处遊历亦十分享受旅行的滋味,从中所吸取的灵感并不会直接在衣服中表达。例如当我到访印度,我不会带传统的莎丽服回来。我从来不拍照,只会牢记著某些事物,然後它们会自然地演绎在衣服的设计上。会从脑海中消失的自然会被忘记,一切都带点糢糊不清。」

    糢糊不清一直是Haider Ackermann的慑人魅力。他的情感所流露的美艺源自未知的、神秘的,他继续解释:

    「就好像参观博物馆一样,当我欣赏一幅画的时候,我并不想知到它背後的一切意思,我想保留自己对它的看法。要给予幻想的空间啊!」

    所以,他的衣服是专为含蓄,恬静但强悍的女士而设的。她嚮往自由,无拘无束亦无惧考验,就如他的好友—奥斯卡得奖女星兼长期合作夥伴Tilda Swinton。

    「Tilda和我之间分享一种漂亮的友谊。我们相识於10年前,之後一直合作无间。我们志同道合,互相支持,她昨天也有出席我的时装表演。她会挑战我,例如有一次我们在筹备她的红地毡晚装,我想采取较保守的设计手法,她却鼓励我说:『不,放胆去做吧。』她是一个忠心、忠诚的好朋友。」

    这一份忠诚伸延至他的整个团队。Ackermann永远与同一组模特儿,髮型和化妆师合作。时装周的表演定於早上10时半,纵然各单位也略见疲态,但幕後并没有一般所见的混乱,因为他们之间有著奇妙又自然的默契。至於观众席上,往往在昏暗的场地弥漫著一股热切的期待。然後音乐响起,每粒音符都捉紧你的注意、思维及感官。当你还未来得及意识到这些强烈的感觉,一个个经漂亮的模特儿逐一出场,随著她们的步伐,布匹徐徐垂下,也有紧紧的裹著身躯,画面充满诗意。此时,席上都会看到不少观众被这种不能形容的情感打动落泪。

    「一切都从音乐开始。音乐能创造独特的氛围和影响情绪,它也能告知你一些关於我的东西。音乐需要包含电影的艺术。」

    Ackermann的魔法首先在2000年初触动了一众编辑和买手,随後他认识了BVBA 32 背後的投资者Anne Chapelle(是Haider Ackermann 和 Ann Demeulemeester的前母公司,但两大品牌现各自立门户),她一直是Ackermann 的长期支持者和好朋友,协助他打理业务。随著他的知名度上升,业界亦传出不少品牌向他招手的消息,包括Christian Dior 和 Maison Martin Margiela。Karl Lagerfeld 更钦点Ackermann为他在Chanel 的最理想接班人。然而他却看得淡然。

    「当然我感到相当荣幸,得到这些评价实在很鼓舞。但我的情感和风格与很多品牌并不吻合。我尊重品牌的独有历史和风格,我不想只签约几年然後又转战其他东西。」

    自从他婉拒了这些机会後走势更加凌厉。

    Ackermann最近开拓男装市场,深获好评,證明他选择以独立姿态继续追寻时装梦是正确的。从来不会透过任何网路平台宣传自己或品牌,然而却一直吸引一众时尚达人,全因他的漂亮,充满诗意的设计。

    「我的私生活并不有趣.我只想以时装表演来作沟通工具。我喜欢阅读,可惜没有足够时间。让我与叁五知己吃个晚饭。让我独处。让我追梦。当一天我不能再追寻梦想,就是天塌下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