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伯乐 – ANNE CHAPELLE

她是Ann Demeulemeester 和 Haider Ackermann 的精神和经济支柱,Anne Chapelle尽诉她在安特卫普时装界所扮演的角色。

去年年尾,Ann Demeulemeester发佈了一段手写声明:「无论是我个人抑或是品牌都即将要翻开新的一页,我认为是时候我俩要分道扬镳了。」这一则精简又低调的声明立即在时装界惹来迴响,就如品牌一样— 沉鬱但大胆,硬朗中见柔情。最佳例子就是音乐人Patti Smith 和PJ Harvey,而两者亦皆是她的多年老友兼灵感来源。

过去二十多年,Ann Demeulemeester , 无论是她本人或是品牌,都由最初的「六君子」之一慢慢进化成一个稳打稳紮的独立时装品牌,同时能够保持它的独特态度和一群「铁粉」,多得Anne Chapelle ,她是Ann Demulemeester 和 Haider Ackermann的行政总裁兼老闆。

「Ann 在二十年前已触动了我。她十分专业,充满热诚,一丝不苟。对一切,对设计上的最後修正都会不断钻研。」 Chapelle在安特卫普的旗舰店这样认容。

Chapelle 并不是当今以财团式经营的时装界中典型的金融或企业家。她於热带医学研究所毕业,然後在安特卫普开拓了成功的製药生意,直至Ann 和 Haider的造访,请求她的的协助。

「我是他们的支柱。我要有能力说:『不是呢,你做错了。』对Haider而言,我是他的外界和顾客的代表。每个系列他都会在不同的阶段邀请我看看他的进展,细心聆听我解释人们对他所设计的反应。」

Haider和 Ann一样都是安特卫普时装学院的毕业生,於2000 年头崭露头角。他对设计轮廓、布料垂掛和浓艳的色调都具有不一样的触觉,吸引了一群睿智的女性,好像他的好友一样如奥斯卡得奖女星Tilda Swinton 和当今顶级模特Saskia de Brauw。但不单是他的独有触觉而获得这位伯乐的赏识。

「Haider找我并说要我协助他时,我被他从内心所散发的情感、慷慨和大方所打动。他一直以来所采用的色调都是相当漂亮的。他曾经尝试挑战黑色,但结果发现那不是他的擅长,但不要紧,起码他作出过尝试。」

除了是一位「会说不」的伯乐外,她也是两位设计师的知己好友,甚至是家庭的一份子。她回想着说:

「我们分享很多美好的回忆。我们曾经在沙漠中漫步,那的确是十分特别的。我们之间有磨擦、有美好的故事、也有身心舒适畅时光,就如一个家庭一样。」

正是他们如亲人一样的关係使他们不断进步,业务也蒸蒸日上。去年,Chapelle获邀出席联合国环球领袖高峰会,她是第一所独立小型时装公司能够参与该会议的代表,令她感到十分骄傲,说:

「我们提倡人权、员工福利,一切都具有高透明度。当然,时装行业会批评我们未能迅速发展,但我们自力更生,和家族生意无异。 所以我们选择慢慢的、稳定的、保险的,肯定的策略。」

如今,Ann Demeulemeester作为一位设计师经已退休,而作为一个品牌的定位已是举足轻重。 那边厢的Haider Ackermann 亦日渐上轨道,未知这位安特卫普的时尚伯乐是否正物色下一匹千里马呢?

「不会了,两个品牌就如我的子女一样,两个经已足够。」

访问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影片由Danny Sangra提供
时装表演视频和相片
鸣谢Ann DemeulemeesterHaider Acker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