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男孩(第二节)- Craig Green

1 月 13 日 2016

「男士们应该和时装保持距离,要找出属於自己的制服。」Purple Magazine 的总编Olivier Zahm曾经这样形容男士和时装的关係。

来自伦敦的男装设计师 Craig Green把这个理论直截了当地套用於他的系列,并把「制服」的意义昇华。

CG: 我的设计一向围绕著制服,一种集体化的穿衣法。我特别喜欢研究宗教的衣物,学院式的服装如军服和校服;它们都附有一种独特的意义和功能。

男士们是「习以为常』」的生物,若然裤子穿破了,那麽他们会一口气买下一打相同款的设计—肯定是舒适又合身的设计。我的标籤式设计是宽身的工人服外套,我每天都穿著它上班。因为它没有西装的拘束,但剪裁保持笔挺却带点悠閒,就算穿上一整天也感到很舒服。

CG: 当我在圣马丁修读时装硕士课程时,我起初是设计女装的,创作都是充满著刚阳味。随後有幸认识 Henrik Vibskov 和 Walter Von Beirendonck ,我亦在 Walter的工作室实习了6个月。他俩让我认识到男装设计的趣味,令我大开眼界,於是我也顺理成章发展成一位男装设计师。

Walter 对文化,时装等等的历史瞭如指掌。他的工作室犹如一所庞大的图书馆。他对不同主题的深入研究,温和的性情,同事间间像家人一让亲密的工作气氛都深深地影响著我。

CG: 我幸运地於2012年毕业,那时男装设计开始获得广泛的注视,以往男装所提供的选择并不多,而喜欢钻研时装和潮流的男士更会被污名化。但近年,大家开始接受男士喜欢和享受时装,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的现象。

纵然我的设计以功能和可穿性为宗旨,但我喜欢在表演中注入戏剧化的元素。我享受和拍档 David Curtis-Ring 设计誇张的头饰来点著系列。因为我的前教授曾带我入场观赏 Gareth Pugh 的表演。过程中,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个不停。谁会意料到看著模特儿在天桥上走来走去会叫人那麽兴奋呢!要举行一场表演即是要提交一份观感丰富的提议书,也是一场精彩的现实逃离。

访问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相片由Filep Motwar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