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男孩(第三节)— Walter Von Beirendonck

1 月 15 日 2016

来到2016春夏男装特辑的最後一节,压轴出场有另类先锋兼老前辈— 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的 Walter Von Beirendonck,解说男装设计在过去30年来的意义。 Von Beirendonck自80年代成立男装品牌後,他的色彩缤纷,充满玩味,甚至带点疯狂的设计一直广受艺术和设计界的推崇。然而,他的魅力并不规限於「地下」或非主流,相信他是唯一的时装人能触动最广泛的单位和顾客,没料到宜家家居和U2的Bono均是他的客户呢!

WVB:由成立自家品牌起,我便对男装设计情有独锺,首个在伦敦展示的个人系列也是男装。男装设计跟女装截然不同。我的宗旨是要不断挑战界限和底线但同时不能太过「离地」。我要设计保持刚阳味,但会透过布料,颜色和基调等注入点点冒险的元素。

WVB:从表面看,我的设计充满童真,亦十分随心,但其实每个系列背後都有特别的「隐喻」,例如2016春夏系列命名为 「电眼」 , 即是相机的俗称。我想表达现今的大围气氛和情绪:世界都好像被乌云覆盖著一样,天真烂漫和无知的特质都被摧毁了,而自由和快乐的感觉是相当重要的。我想透过这个系列表达这种挣扎。

WVB: 除了时装设计外,我不时都会参与各种创作企划。去年,我为宜家设计了一系列印花图案。最近又和安特卫普的歌剧团合作,为一齣关於埃及法老王的歌剧设计戏服。无论是音乐,歌声和故事都带给我很多崭新的意念,令我精神为之一振,我随即将意念转化再套用於男装的设计中。多样化的创意企划给予我力量。

WVB:当 Bono筹备 Popmart 巡迴演唱会时,他与我接洽,邀请我为他设计舞台服 (包括那件筋肉人T恤)。我当时感到很意外因为自己从来都不是他或U2的粉丝,因为我喜欢电子音乐,不太欣赏摇滚乐。但我依然飞往都柏林和Bono会面。那是一次非常愉快的合作,他为人亲和,具创造力,并对身边和他一起工作的人都非常尊重。

WVB:除了设计外,我也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任教时装设计。可笑的是,我在1981年毕业,1985年学校邀请我回归教授时装设计,那时我想,从来都没想过会执教鞭,抱著即管一试的心态,怎料一教便叁十年,现在更成为时装部门的主管。我为很多新世代感到骄傲。Craig Green是我其中一位学生,他亦曾经在我的工作室实习,亦师亦友。我很高兴看到他建立自己的品牌和风格,亦正是我们在安特卫普宣扬的理念,我们鼓励学生要慢慢建立和发展属於自己的故事和风格,并不要只顾推出哗众取宠的系列。

WVB:我只会随心继续走下去。我依然全属拥有品牌,没有要向投资者交代的包袱,这一点给予我自由度去不断进化演变。另外,一羣支持了我几十年的中流砥柱顾客让我可继续做喜欢的事,令我感到十分幸运。

访问由Lucienne Leung-Davies提供

相片由Filep Motwary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