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有留白的艺术技巧,跟断舍离的哲学思想十分相似。 」 ——青山不墨

5 月 17 日 2018

赖碧琪(Packy Lai),即大家熟识的青山不墨,是一位当代青年书艺家。 很多人知道她辞去从前的工作,投身书法世界,且透过社交媒体广为人识,但较少人知道,与其说她是书法家,Packy认为她更像是一位艺术家,从事与汉字有关的艺术创作。 早阵子,青山不墨于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个帖子,「断」、「舍」、「离」三字以画框分别镶裱起来,挂在墙上,充满禅意。 帖子一出引起了不少迥响,「这其实是我在看罢《断舍离》一书后有感而发所题的字。 有趣的是,三个字其实是不同时期写的,但放在一起却出奇地和谐,字与字之间很有呼应。 」Packy更说,书法有留白的艺术技巧,跟断舍离的哲学思想十分相似。

「找回自己这是很多人穷一生努力想做到的事《断舍离》这本书就是教你从舍弃身边物品这一步开始。


Packy(青山不墨)说「断」、「舍」、「离」那个帖子受到广泛注意有点始料未及,「有人甚至用了那张相片作头像。 」帖子上那张照片充满禅意,「断」、「舍」、「离」三字以画框分别镶裱起来,「这三个字其实是不同时期写的,但放在一起却出奇地和谐,字与字之间很有呼应。 事实上我不是一个太重视物质,或很重物欲的人,但对于旧物却有一种抗拒不了的情意结,我喜欢旧东西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不经不觉间Packy发现自己原来已买下不少文房器具等旧物古董。 断舍离根本不是教你掉东西的,作者所写的其实是帮大家找回自己。 」Packy认为这是很适合现代人的理念。 找回自己,这是很多人穷一生努力想做到的事,这本书就是教你从舍弃身边物品这一步开始。

在29岁那年辞去她市场策划的工作,重拾自幼已钟情的书法,没多久已透过社交媒体广为人识,她认为裸辞的心态,说到底也是一个关于「断舍离」的过程,但Packy认为这不是对外物(工作)断舍离,而是对于自己,告别旧有的身份,犹如开展人生新的一页,她说:「断舍离当中的「断」未必一定是割舍的,可以理解为一个新的开始。 舍,则是要舍得放手。 可能有些人会执着于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但在我来说,放手其实是一种推动力,让人走得更前。 离,则是离开一些固有的想法,以我写书法为例,书法是比较传统的艺术,不少人或会认为我所做的跟传统书法有不一样的地方,但「离」字在我眼中,就是将传统适当地保留,过于古旧或不合时宜的,则要放手,舍弃掉。 断舍离其实是一个态度,于人生不同层面、阶段也用得上。 」


书法的留白艺术技巧,Packy认为这跟「断舍离」的哲学思想也有相似之处,「小时候跟嫲嫲学习书法,她曾说一个人如果太过贪心,在空间里不停加进太多东西,主体便会被掩盖掉。 」Packy认为同一道理可应用于生活或思绪,「每一天我们接触大量信息,真实的想法或真实的自己或会被外在影响而冲刷掉。 断舍离也好,留白也好,就是要经常提醒自己,「自己」才是生活的中心,而不是外在的每事每物。 」Packy笑说,「断舍离」这态度其实用于护肤也行得通的,「我对护肤品的断舍离取态是:用心研究产品的成份及品牌的背景,信自己,亦要相信皮肤。 」​